网站首页  部门概况  决策参考  重要讲话  《信息通报》改革动态  在线留言  通知公告
首页
 > 《信息通报》 > 文章
美国研究型大学在国家创新创业系统中的路径探究
发布日期:2016-03-03浏览次数:字号:[ ]

一、引言

     近年来,各国都在加大力度对大学创新创业教育进行大规模投入。为了适应世界性的大学创新创业发展潮流,激发国家和地方经济繁荣发展。2015313,中国政府颁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若干意见》,指出建立高等学校和科研院所技术转移机制。以及教育部颁布的《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1996)、《关于大力推进高等学校创新创业和大学生自主创业工作的意见》(2010)和《普通本科学校创业教育基本要求(试行)(2012)等政策文件,都指出高等学校要重视培养大学生的创新能力、实践能力和创新精神。经过十几年的努力,我国高校在推动创新创业领域确实取得一定的成效,但与世界许多发达国家相比,总体水平还有较大差距。“长期以来,企业、高校、科研院所、政府几方面力量各成体系、各自为战的局面尚未真正扭转,分散、封闭、低效仍是我国科技创新存在的最大问题”。

      然而,美国却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创新生态系统——它以鼓励和推动创新为核心要素,包括了政府、产业部门、非营利性机构、高等教育机构等多个部门,以分享共同认可的目标和价值观为系统存在的基础,从而实现繁荣市场为导向的创新和培育更多的创业企业,为了进一步深化研究型大学的创新创业能力,进而推动国家和区域的经济发展。

     20137月,美国商务部(U.S.Department of Commerce)发布了《创新与创业型大学:聚焦高等教育创新和创业》(Innovative and Entrepreneurial UniversityHigher EducationInnovation&Entrepreneurship in Focus)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该报告是由美国140多位研究型大学校长主动联名推动而成文的,《报告》内容主要包括以下五个方面:学生创业;教师创业;科技转化;校企合作和参与区域经济发展。从报告内容来看,美国的研究型大学善于利用多样化的路径鼓励创新思维和创新活动,如利用地理上的产业集群优势、不同机构间的合作、鼓励创新创业的历史文化传统、充足而持续的资金来源等,可以说这种发展路径多样化对大学的持续变革是至关重要的。因此,研究和探讨世界上创新力量最强国家的研究型大学在推进和鼓励创新创业中的路径与举措,对于破解我国大学在协同创新方面存在的体制机制障碍,具有重要的意义。

二、研究型大学是构建国家创新创业生态系统中的主体

     美国是全球的科技创新大国,一直将科技创新创业作为维持经济增长和未来经济繁荣以及全球科技技术领先地位的重要因素。自1999年以来,美国开始通过报告界定国家创新体系的概念,2004年美国提出报告《创新美国》,制定国家创新倡议,建设国家创新系统,对创新机制中的程序进行完善。20062月,布什总统签署的《美国竞争力计划——在创新中引领世界》,极其明确了美国政府有关创新和竞争力问题的观点及未来的发展思路,到2009年奥巴马政府推行的《美国复兴与再投资法案》和《美国创新战略:推动可持续增长和高质量就业》,和2011年的《美国创新战略:确保我们的经济增长与繁荣》,以及奥巴马历年的国情咨文,都能发现美国政府始终将创新作为提升国家竞争力的核心。

     这些创新主体主要包括大学与学院、研究机构、实验室和大学衍生公司,它们分布在美国的各州,从大城市到郊区,无处不在,这些机构通常会与联邦资助的代理机构合作,进而在生命科学、能源、远程通讯、信息技术、教育、社会创新等领域取得重大突破。可见,州与地方政府、经济发展机构、非营利机构、大学和商业团体正在努力地发展社会创新、创业生态体系,他们之间相互交错,连成一体,呈现出全面协作、更为开放的趋势。从宏观层面上看,基础研究领域、大学内部科技和知识成果的转化、大学与产业部门的协同创新,大学科技园等一系列制度性安排奠基了大学在美国国家创新创业服务中的主体地位。从微观而言,为了鼓励和营造大学内部的创新创业氛围,很多大学已经建立了多样化的孵化机构,为新企业的创建、发展直至成功保驾护航,这类机构主要包括大学内部的技术转化办公室、科技园、概念证明中心、孵化器等,美国著名大学的技术转化办公室规模一般都在1025人,他们各自的分工精细,确保每个人在各个领域的专业性。美国已成立1250个商业孵化器,其中三分之二建立在大学校内。

      美国现在至少有450所大学和学院拥有创业项目,虽然每所大学的起点不同,但是他们动员所在社区进行创业的能力,在创造高增长新衍生企业中的作用是至关重要的,根据麦肯锡全球机构(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MGI)的报告,美国国内大约三分之一的经济增长变化可以用新企业成立的比率来解释。换言之,大约三分之一的经济增长都可归因于新企业增长。这些新公司、新企业主要创生于大学环境,主要在基于大学研发活动产生的技术成果基础上,由大学教师和学生等参与创建,斯坦福大学和硅谷以及北卡三角科技园就是典型代表。当然,必须指出的是,只有结合当地政策和宽松的法律环境,才能刺激大学衍生企业的创建,进而通过知识资本化服务当地经济。

     大学试图为主要的社会经济问题找到更多的解决办法,特别是研究型大学,通过研发努力、资源支持以及营造浓厚的创新创业文化等支持机制,寻求更好的行业合作和新科技的商业化。布莱兹尼茨·丹(Breznitz Dan)认为,大学的创业导向型文化既鼓励了师生创造性地思考和实践,也促成了大学与企业合作研究的开放环境,从而产生了大量衍生企业。总而言之,大学正在打破作为社区主要创新的提供方的传统,转而逐渐活跃于本州或区域生态系统中,诸如,与其他大学、国家实验室、新衍生企业、孵化器、州与地方组织等形成伙伴。

     自美国国会推行《拜杜法案》及随后的一系列鼓励大学科技转化政策法规后,极大地鼓励和促进大学与产业部门之间的互动和合作。在80年代和90年代,美国的科技政策是对美国战后科技政策进行全面反思和促使其形成新特点的大变革时期,出现了大量关于科技成果转化的联邦立法。

     自此,大学与企业界的合作研究开始大量增加,大学衍生企业也呈现迅猛发展的态势,这完全得益于国家技术转化政策的转向,通过颁发法律法规的形式来支持大学的创业活动,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的一项全国性调查研究显示:20世纪80年代由企业和大学合作建立的研究中心共286个,是70年代的4倍;截止到2010年,从事生物化学研究的企业90%以上都与大学建立了合作研究关系;另一项全国性调查则指出,与大学研究联系密切的企业比其他同类企业具有更高的生产效率;另有统计数据表明,在快速增长的美国公司中,41%同大学有合作研究关系,它们的生产率比同行平均高出59%。这种校企合作所体现出的积极成效充分地说明在国家创新驱动的系统中,大学正在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三、研究型大学为创新创业服务的实施路径

()促进学生创新和创业

      美国大学正在为本科生、研究生博士后研究人员提供更多创业及相关领域的课程和计划。学生通过参加新开设、跨越不同学科的课程、辅修专业、主要专业、证书项目以及强调实际操作学习的教育项目,能够更好地理解创新和创业。很多大学还以新颖的方式增加传统课堂指导。除此之外,大学将教育机会延伸到学生宿舍等其他课堂外的地方,以便直接培养学生的创业精神。以多维创业活动为中心的学生俱乐部也在校园不断增长,很多校园运行种类多样的商业计划和投资竞赛,它们向学生提供网络支持,例如导师和培训机会,从而帮助他们进一步发展创新思维。总体而言,美国大学主要通过以下途径促进学生的创新创业意愿。

1.开办创新创业课程和学位项目

      美国高等教育研究协会(ASHE)2009年新发布的高等教育报告中指出,大学生获得创业教育的最佳途径在于通过跨学科教育模式(cross-disciplinary entrepreneurship education):某种能力应该通过从事需要这种能力的活动来获得。换言之,创业能力的培养不应游离于学科课程之外,培养创业能力所需的与其说是一门新的独立研究领域,不如说是对学科教学过程的“重构”。所以,跨学科创业教育模式在美国高校备受推崇,大学校方认为,创业课程和项目使学生具备了广泛的有用技能,包括制作商业计划,推销,建立网络,培养学生“电梯内推销”(elevator pitches)技能,吸引资金(例如种子资金),结识当地的商业领导。从长远角度看,“在大学阶段对青年实施创业教育是终身教育目标达成的重要途径,是对终身教育理念的最好回应”。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大学还在传统的文学学士和理学学士学位的基础上,提供有关创新和创业的学士和硕士研究生计划;商学院则打破传统,鼓励所有学科的学生通过跨学科的课程和项目进行创业。在此领域最有代表性的是科罗拉多大学创新和创业学位项目(The University of Colorado's Innovation and Entrepreneur Degree Program)。科罗拉多大学斯普林斯校区的创新和创业项目提供了创新学士学位(Bachelor's Degree in Innovation),该项目采用一个独特的多学科团队方法进行教学。例如,学生除了完成计算机科学课程外,计算机科学的创新学士学位还要求发展坚实的团队技能,学习创新,投入创业,练习写作计划案,学习商业和知识产权法。简言之,像海啸一样,强调跨学科性是未来发展的潮流,富有先见之明的大学在未来发展规划中把自己定位于这股潮流的有益地位。

2.提倡经验学习和应用学习

      近年来,经验和应用学习在美国研究型大学的受欢迎程度不断上升。这种教育方式是在传统课堂教育的基础上进行改进的。传统课堂主要是演讲和事实记忆,而现在大学更多的是通过工作坊、会议、实习、实际操作经验和实践项目,来积极鼓励学生参与到创新和创业活动中。大学和学院还支持聚焦创业教育和科技创新的专业实习项目,以为学生将来进入新公司、技术转化办公室、风险投资公司和企业做准备。这些多样化的教育机会有助于学生解决现实环境中的严峻挑战。

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创业食品店”(The 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s"Entrepreneur Deli")是美国高校鼓励学生运用经验和应用学习的典范。该项目旨在帮助学生与具有丰富经验的年轻创业家交流和学习。研讨会使用“抓住机会,赶紧创业”(Grab's Go Entrepreneurship)的口号,鼓励学生从经验老到的创业家身上学习新企业面对不同问题时的解决方案。不仅如此,该大学还专门成立了威斯康星创业训练基地(Wisconsin Entrepreneurship BootcampWEB)促使学生从实践中锻炼自己的创业和商业技能,举例而言,物理生命与工程的研究生参与该项目后,将会接受为期一周的集中训练,通过与科技创业企业家接触,学习从机会识别到商业化过程中所需的基本技能。WEB项目由权威创业专家,威斯康星大学教师和项目专业人员担任导师。他们采用案例研究、小组讨论、实验联系和社会活动等方式。在教学的过程中,学生们首先介绍他们在科技创业中将面临的问题及初步的解决方案,再由经验老练的企业家和教师进行指导纠正;此外,WEB项目还向学生推介校园里其他创业学习机会,如学位辅修课程、不带学分的研讨会以及跨校园的商业计划竞赛等。

     由上述可见,通过创业实习项目来推广实用知识和技术服务,为本州经济发展提供智力支持和人才支撑是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为区域经济发展服务的重要举措,这也是威斯康星理念的重要组成部分。现今,美国等其他国家的很多大学都颁布了鼓励创业的政策,包括:独立专门的办事机构以支持全程创业,制定特别的规程以方便创业人员使用研发实验室和科研设施,成立创业基金或种子基金,制定灵活的人事政策,给予研发人员合适的专利费用、奖励政策以及开展创业培训等。

()鼓励教师创新和创业

     当前,经济发展方式已由传统的大规模生产和线性转移关系演化到后工业化、知识驱动、开放和更加交互的创新体系,应用和扩散已生成的知识成为确保大学履行其使命并在当今社会环境中保持繁荣的关键所在。而大学教师作为经济社会“知识中心”大学中的主力军,他们在知识扩散和创新变革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因此,通过转变创新文化、激励政策以及采用新的组织模式让教师投入到产品研发、技术发展和创办衍生公司中,是美国研究型大学在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中的共性举措。

1.推行人事激励政策

      伯顿·克拉克(Burton R.Clark)曾说过,创业型大学的核心是开拓与创新的企业家精神,浓厚的校园创业文化是大学组织转型和新企业创建的必备因素。近年来,美国高校开始出现教师聘用和晋升文化的转变,即高校教师聘用和晋升时,大学不仅强调教师对研究的学术领域发展感兴趣,而且须掌握技术应用到商业领域和从事与他们学科相关的创业活动。2010年,弗吉尼亚大学医学院(UVA's School of Medicine)首次将创新创业活动纳入教师晋升和获得终身教职标准,该学院要求参与晋升或竞争终身教职的候选人提供一份他们发明及这些发明申请专利的情况报告、已注册的版权材料、技术许可证以及其他在创业和创新领域产生过影响的技术转化活动。

      当然,培养教师参与到创新创业活动,并非一蹴而就,所以,大学在新教师入职培训中,为他们提供职业指导、模型发展、商业计划和市场测试等培训,为他们走向创业和商业领域铺路。诸如,匹兹堡大学(the University of Pittsburg)的技术管理办公室(the Office of Technology Management)和教务长办公室(the Office of the Provost)联合主办了一个每年为期七周的课程,该课程目的在于激励教师和学生进行创新、科研成果商业化和创业。参会者将经历创新和商业化过程的每个步骤,从思维概念到知识产权保护及认可,再一直到早期市场研究和建立关系的策略。此外还向学生提供私人的单独研讨会,以帮助他们的团队探索创新思想。总而言之,一个逐渐发展的大学创新文化氛围给教师提供了必要的信息和刺激,促使他们从一个视野狭隘的科学研究传统跨越到综合性创新过程。

2.实施奖励认可制度

       与此同时,大学也逐渐推出各种奖励制度来鼓励和认可教师在学科同行中所取得的成就,像“年度创新奖”(Innovator of the Year)和“年度教师企业家”(Faculty Entrepreneur of the Year),譬如,为了促进教师创业创新,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的劳埃德·格雷夫创业研究中心(the Lloyd Greif Center for Entrepreneurial Studies)3位教师颁发了“年度教师研究奖”(Annual Faculty Research Awards)作为鼓励。该中心还颁发“年度格雷夫研究影响奖”(the Annual Greif Research Impact Award),以奖励具有创新思维的教师,他们写了一篇在创业领域最具影响力的文章。这样的奖项在大学很受欢迎,他们奖励教师在传统研究和教学成果之外的成就。

     大学对教师的时间管理也变得富有弹性,弗吉尼亚大学、匹茨堡大学、南加州大学等顶尖研究型大学正在赋予教师更长和宽松的学术假制度,以鼓励他们与企业进行合作和创业,一些项目给教师额外的时间去从事创新和创业,但却没有影响他们晋升和获得终身教职时间。教师通过假期时间进行创业活动,增加教师对于商业化过程的理解、使他们将新的材料整合到教学过程中,增加了成功技术的发展和将研究商业化的潜能。随着大学向教师提供越来越多的教育机会,庆祝和认可它们的创新成就,鼓励与有经验的创业家和商业团体合作,大学校园逐渐形成了相互渗透、浓厚的创业文化。学生也从教师持续的教育和经历中获益。简而言之,通过大学专门的支持,不同学科的教师能够与同行、社区创业者和商业团体合作,以开发新技术,创立新公司。

()积极支持大学科技成果转化

     科技成果转化,是指为提高生产力水平而对科学研究与技术开发所产生的具有实用价值的科技成果所进行的后续试验、开发、应用、推广直至形成新产品、新工艺、新材料,发展新产业等活动,是科学技术转为生产力的最后一个关键环节。可见,将研究和思想有效地转换为市场产品和服务通常是一个冗长、复杂的过程,需要大量的资源。美国国会虽然在1980年推行因极大促进科技成果转化而著名的《拜杜法案》及随后一系列有关科技成果转化的法律法规,奠定了美国科技成果转化在速度和效率上的国际领先地位。但是转化率仍然比较低,约有75%的发明专利从来没有得以商业化,如2008年斯坦福大学科技授权办公室收到400项专利申请,获得批准的200项中只有100项得以转化。

     大学衍生企业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是减少大学科技成果转化的障碍,确保科技转化的流程,以便更加有效地确定研究的市场潜力,将研究推向市场。这方面的工作离不开大学各方面的支持,大学通过优化技术转化办公室(Technology Transfer OfficeTTO)和创建概念证明中心(Proof of Concept CentersPoCCs)来推动科技成果的转化。

1.减少科技成果转化障碍

     大学技术转化办公室的目标是通过商业化和专利来保护和促进教师和学生的发展研究。大学正在加强技术转化办公室的功能,通过聘请具有丰富商业经验的人员、扩充办公室的转化设施、提升对研究员的技术支持,赋予研究员使用资本的权力等途径来减少科技成果转化的障碍。因为分工精细,有成功经验和商业化技能的技术转化办公室职员能够使科技成果转化顺利进行,减少其可能存在的隐疾。技术转化办公室在知识产权保护、科技成果商业化运作、基础设施和融资支持等方面对衍生企业都有积极的影响。与此相反,缺乏商业技巧、市场知识和法律技能的人员对指导创业具有显著的负面影响,因此技术转化办公室等机构应进行持续的组织学习,花费大量时间进行资源的调配,知识、经验的生产和内化,或者吸引、招募具有丰富商业化技巧、有创业经历的人。根据美国大学科技管理者协会(the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Technology ManagersAUTM)的一份认证报告,与2010财政年相比,2011财政年底颁发的证书量上升了14%,大学衍生企业同期增长了3%。通过认证许可的增加和大学衍生企业的增长,我们可以看出大学在科技成果转化中取得了显著成效。

2.创建概念证明中心

     概念证明中心是美国大学和政府为了提高科研成果商业化能力,促进科技成果转化速度而采用的一种新的组织模式。“它是一种在大学之内运行或与大学有关的促进大学科研成果商业化的服务组织,它通过提供种子资金、商业化顾问、创业教育、孵化空间和市场研究等对概念证明活动进行个性化的支持,如开发和证明商业概念、确定合适的目标市场和实施知识产权保护等”。通过PoCCs这个公共平台,大学可以知道他们的同行正在进行的研究、知识产权发展和各类项目。截止2012年,美国大学已建立了32PoCCs(如图1所示),它们分布在美国各个州,所附属和合作的大学都是科研实力较强,排名名列前茅的大学。例如有,科罗拉多大学的概念证明项目(University of Colorado System's TTO Proof of Concept program)、麻省理工学院的德什潘德科技创新中心(MIT Deshpande Center for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冯·李比希创业中心(the Von Liebig Center at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of San Diego)、阿拉巴马大学的创中心(Alabama Innovation and Mentoring of Entrepreneurs Center)等等。它们的名称虽然没有全部冠以PoCCs的称谓,但均表现类似的功能和共同目标,“(1)增加校园创业的数量和多样性;(2)改进大学衍生企业和企业家的质量;(3)增强与当地投资者和创业家的接触,以留住大学衍生企业在本州区域发展”。

       2009年,美国大学的32个概念证明中心平均科研经费大概有5000多万美元,他们已经非常有效地促进大学衍生企业的发展,但是,概念证明中心的启动资金来源也比较多样化,有的来自联邦资金,有的则依托大学知识产权商业化的收入,科罗拉多大学体系的科技转移办公室的概念证明项目资金支持来自该校知识产权的商业化。该大学已经为研究和商业发展创立自己概念证明资金。该项目迄今为止已经支持超过110个研究项目,总资金超过13亿美元。而马里兰大学的概念证明联盟的启动资金则来自联邦基金。

总而言之,经过十几年的发展,概念证明中心在促进大学科技成果转化和商业化领域已经取得显著的成效,得到广泛地认可,20113月,奥巴马宣称“概念证明中心是国家基础设施中富有潜力的要素之一”。

()促进校企合作

       校企合作是进一步发展基于大学研究科技成果和科技商业化的重要渠道,尤其当大学与企业在技术发展和推销阶段,由于信息、动机的不对劲以及科学、技术和商业企业之间存在的制度距离,那么校企合作对于帮助和填补他们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就显得意义重大了。应该说,这种合作取得了优势互补,互惠互利的效果。大学在知识传播、知识扩散和知识创造过程与企业形成研发伙伴关系,可以有效促使研究成果在更大范围内迅速扩散。而更重要的是,这一渠道使大学与学生通过实际科研活动探索与创新活动,提升了大学的创新能力,夯实了学生的研究基础。而企业则通过与大学合作,充分利用他们设备精良的实验室和丰富的技能,知识产权保护等从大学鼎足相助中获益。

1.开通校企合作的绿色通道

     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大学与企业之间的合作呈现上升趋势。“研究型大学通过为企业提供咨询服务、建立工业联系项目、成立大学—企业合作研究中心、工程研究中心以及建立科学园等形式与产业界建立了广泛的联系,两者的成功合作已成为促进美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校企合作已经成为美国国家创新生态中本质特征。从1971年到2006年这35年期间,美国大学在研发与创新活动上体现出与企业、联邦资助实验室等其他研究机构之间紧密合作的态势(如图2所示),在2006年,大学与其他机构之间,尤其是企业之间的合作创新已经成为了美国机构间在创新领域合作的主流,这种趋势也体现出了创新的系统性因素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过去那种单独依靠某一类机构进行研发与创新的模式已经被淘汰,随之而来的则是大学、企业、政府实验室之间积极互动、全面合作的创新模式。

除此之外,一些大学甚至开启“前门政策”(front-door policies)吸引私人企业和初创公司与其进行合作。大学有很多可供企业使用的资源,包括人力资本、知识资本和用于研发的基础设施和孵化机构。所以“前门政策”、网络入口(Web-portals)和易于通过认证等策略,使私人企业和初创公司与大学的合作开启了绿色通道,私人企业和初创公司通过与大学的合作能够更好、更方便地使用大学的物理设施,例如实验室,进而降低企业生存风险,“尤其是大学孵化机构,在学术与商业之间扮演分界角色,避免利益和文化方面的冲突;利用自身与产业界的联系为企业扩展社会网络,达到吸纳资源,增强市场导向的目的”。密苏里大学(the University of Missouri)和其他研究型大学开放了像“源链接”(Source Link)这样网络入口,以突出校园内的教育资源,便于让企业找到他们对大学感兴趣的地方。这些入口将所有相关的信息集合到一个点,减少了搜索的次数,增加了确定潜在商业机会时的效率。通过提高开放度和透明度,企业能够轻易使用大学的资源和信息。

      现在一些大学已经和大型公司(例如BMWFedExJohnson ControlsIBMCiscoProctor&Gamble and Minova)建立了长期合作伙伴关系。这种研发合作关系在帮助企业解决问题的同时,也给大学教师和学生参与实践探索提供平台。但是,从大学与产业部门的合作领域来看,生物技术和生物医学才是美国大学频繁合作的对象,近10年来,随着生物技术和生物医学领域研究的快速发展,美国联邦政府对重点资助生物医学领域的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资助大幅增加,从2000年到2010年,NIH的研究经费增长了53%。2005年,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研发经费(R&D)预算为279.23亿美元,占联邦政府研发经费预算总额的21.2%,其中近55%的经费将用来资助美国各大学和研究机构的科研课题。在国立卫生研究院科研经费的大力支持下,美国大学积极开展生物技术和生物医学领域的研究工作,研究力量得到了很大的加强并在此研究领域中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2.提供知识产权和版税的指导

      随着校企合作关系的不断深入,一些影响双方进一步合作的深层次问题逐渐暴露出来,例如知识产权归属和收益问题,利益分配和版税等等,这些问题倘若处理不好,将会引发矛盾和冲突,将直接影响校企双方的合作关系。大学和企业正在跨越这些困难,积极地解决双方在合作和共同发展中面临的知识产权等问题。为了增强合作,一些大学已经开发了一套与所有企业合作时使用的标准政策和协议。有些大学效仿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模式(the 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 Model),该模式中使用的简单、灵活的协议,通常会授予企业伙伴独有的知识产权。明尼苏达大学则在降低对知识产权拖延谈判上有着独特的方法:允许赞助公司提前支付费用,并收获一个独家的全球认证及相关的版税。简言之,通过建立一个灵活、互利的协议和方法,大学正在尝试与更多的企业展开合作。

      为了进一步鼓励和增加校企合作的透明度,美国大学正在建立统一的结构化知识产权政策。这些政策将直接对知识产权和版税分配起决定作用。譬如,一些研究型大学已经建立放弃大比例版税(大约在25-35%之间)的政策,以对赞助企业公开。这些新的知识产权策略降低了不稳定性,缓解了校企合作的紧张关系。

()参与区域与地方经济发展

      在知识经济时代,知识经济不仅依赖于知识创造和技术开发,更依赖于基础性的科学研究,大学在基础性科学研究中发挥着源头性作用,这种基础性科学研究不但决定国家知识创新体系核心竞争力的强弱,而且是保持国家和区域经济增长和未来经济持续繁荣的主体。大学已经采取了不同的措施来推动国家、区域和地方经济的发展。具体包括:鼓励大学直接参与到地方的商业和社区中;与地方政府、企业和其他的利益相关者合作,开发区域创新和经济发展的综合方法。

1.与地方企业和社区互动与合作

      20141112,世界大学新闻网站(Global University News)在《参与型大学促进经济发展》(Engaged Universities Contribute to Economic Development)一文中指出,大学参与社区服务、与社区间有更多互动,不仅可以让大学的教育更具相关性,还可让学生在为社区提供良好服务的同时增强技能,让自己在就业中更具竞争力,甚至促进创业,这对缺乏就业机会的社会尤其重要。实践也表明,参与社区服务的学生具备更好的组织和管理能力,在搜集资料和分析复杂事物方面的能力也比较突出。21世纪以来,美国大学与地方企业和社区的互动趋于频繁,一些大学甚至收购了当地的小型企业,允许学生去管理和运作这些企业,让他们在实践中磨炼技能。譬如,杜兰大学的社会创新和创业行动(Tulane University's Social Innovation and Social Entrepreneurship Initiatives)将整个学校整合到周边的经济和社会生态系统中,为地方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与包括自由人商学院(the AB Freeman School of Business)、建筑学院(School of Architecture)、科学和工程学院(School of Science and Engineering)在内的学院进行合作,该计划已经创造了很多由学生领导的社会组织和企业,帮助学生走出课堂,进入到新奥尔良社区。杜兰大学已经开办了一些大学竞赛:杜兰商业计划竞赛(the Tulane Business Plan Competition)、城市创新挑战(the Urban Innovation Challenge)、新日社会创新挑战(the New Day Social Innovation Chanllenge),目的是在为学生和社区提供经济和技术支持,鼓励他们合作解决地方所面临的挑战。这些项目给予学生每年10万美元基金的机会。

     对此,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艾勒·哈克考维(Ira Harkavy)指出,大学与地方企业和社区的直接合作除了带来的积极效应以外,大学正在成为拉动所在地区经济发展的引擎。例如,一所大学除了吸引企业和高级技术人才来到学校所在的城市以外,还能提供相应的文化设施,如博物馆、剧院和相关课程,满足城市及周边居民的教育需求。如果一所大学将“为公民服务,满足公民需求”当做其发展决策的一部分,在教学、科研、技术和业务发展等环节中加大公民参与力度,就能为当地的地区建设带来积极的影响。

2.推动区域经济发展的若干方式

      美国大学在推动区域和地方经济发展中进行着长期的不懈努力。他们与区域利益相关者(政府、公司、企业资本家、企业家和工人等)密切合作,改进使用大学资产的权力,以实施区域创业和经济策略。大学使用多种多样的合作模式:研究园(research parks)、大学走廊(university corridors)、衍生企业催化剂(startup accelerators)、共享实验空间(shared laboratory space)、孵化器(incubators)、创新和生产集群(innovation and manufacturing clusters)。这些不同的模式汇聚了基础设施和才智,以解决创新和商业挑战,进而发展地方经济。

      大学还通过创建研究走廊(research corridors)来鼓励地方经济发展。这些走廊广泛分布于整个地区内,并且通常拥有一项具体的技术特长,例如生物技术、纳米技术、健康、能源和高级材料。长廊为当地拥有相似研究兴趣和挑战的社区、大学和学院提供了资源渠道,通过提供技术支持、可用资本和具有成功创业经历的企业家,吸引企业到当地发展。一些研究走廊甚至把不同州之间的社区团结起来,这使得他们能够就区域重要问题,例如绿色技术、失业人员工作培训和小型商业创生聚集在一起。此外,还对区域经济进行分析,得到有关区域经济,例如,工作增长、州收入和州内初创公司数量等信息。为本地区创造工作岗位是很多研究走廊关注的重点。总的来说,通过参与地方大学进行合作的研究走廊,从而充分利用所有参与机构的才能和资源,大学正在扩大他们的影响,更好地为社区服务。一言以蔽之,美国大学职能正从研究型大学——创业型大学演变成参与型大学,也就是说,除了知识传播、知识创造和知识扩散以外,大学还将参与广泛社区活动视为自身使命,通过一系列社区活动和地方企业合作推动地方经济发展。

四、结语

      为了让国家保持经济上和国际地位的竞争力,研究型大学在美国国家创新系统中主体地位的构建过程仍在持续。每一次重大的变化都可以被认为是引入了新的生产要素,或实现了生产要素的新组合,其结果也必然产生了熊彼特(Schumpeter)所言的“创造性毁灭”——而这也正是创新的本质特征。创新,就其本身而言,并不一定会转化为经济活动。相反,我们必须把它引进并应用至市场才能激发经济增长。对于基于科技基础的经济而言,拥有一个强大研发基地是必要的,而不是充分条件。也就是说,通过知识创造、扩散和使用,创新不仅成为经济增长的关键驱动力,也是应对社会发展过程中不断涌现新挑战的主要策略。本文介绍和分析了美国研究型大学在国家创新系统中所采取的五种路径和举措,并结合实际案例分析各种路径所造成的实际影响,可以使我们更为全面和深入地理解美国国家创新系统的形成过程,以及大学如何在这一过程中更好地为一个国家和地方经济发展和社会转型服务。

 

 

                                            赵中建 卓泽林

                                 来源:《全球教育展望》2015年第8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地址:中国•江苏•扬州市大学南路88号 邮编:225009
电话:0514-87990840     传真:0514-87970309

版权所有:扬州大学改革与发展研究室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